欢迎来到男人世界 移动站
男人世界百科 网站地图

安哲罗普洛斯:留下一个迷雾世界

2012-04-23 11:34 来源:男人世界

让这个等不得长镜头的时代,稍歇一会儿,回首了他影像中那些沉默的主角、水汽升腾的场景以及20世纪的悲苦巴尔干。大师终随那些神话传说去向奥林匹斯神山,为观众留下一个迷雾世界, 希腊人是在抚摸和亲吻那些死石头中长大的,我一直努力把那些神话从至高无上

让这个等不得长镜头的时代,稍歇一会儿,回首了他影像中那些沉默的主角、水汽升腾的场景以及20世纪的悲苦巴尔干。大师终随那些神话传说去向奥林匹斯神山,为观众留下一个迷雾世界,
“希腊人是在抚摸和亲吻那些死石头中长大的,我一直努力把那些神话从至高无上的位置降下来,用于表现人民。”

  2012年1月25日,希腊电影大师安哲罗普洛斯因车祸离世。让这个等不得长镜头的时代,稍歇一会儿,回首了他影像中那些沉默的主角、水汽升腾的场景以及20世纪的悲苦巴尔干。大师终随那些神话传说去向奥林匹斯神山,为观众留下一个迷雾世界,永远再不会cut的绵长镜头。

  有多少人能记住自己儿时看的第一部电影呢?是在还没记忆的婴幼儿时期,眯缝着双眼躲在妈妈怀中允奶,还是吵闹着在座位间连滚带爬?即便是有了认知能力后,恐怕也难以确信哪一步算是第一次吧?然而,安哲罗普洛斯永远记得自己的第一部电影,“大概是1946到1947年,从挤在售票处排队的大人当中混进去,消失在影院楼座魔幻般的黑暗中,那时看了很多电影,但第一部是迈克尔·柯蒂兹的《狂徒泪》。”电影里男主角被士兵押向电椅的场景和呼喊萦绕在孩子成长的每个夜晚,那是一声凄厉的“我不想死!”

  1995年,安哲莅临台北金马影展并与台湾诗人鸿鸿做了一次对谈。鸿鸿好奇作为一名导演会否喜欢自己的生活,希腊人回答:“有首诗说:上帝给予人各自的死亡,每个死亡都有其必然性,有其节奏,有其感觉。如果有幸能选择自己的死亡,我愿意死在电影拍摄的过程当中。”

  不知是无意还是有心的这么一说,竟像引入电脑系统里一个指向死机的不稳定进程,2012年1月25日,中国龙年的大年初三,那句关于死亡选择的晦气句子变成了现实,在去往雅典郊外新片《那一片海》外景地途中,安哲罗普洛斯被一位骑摩托车的下班警察撞倒,并在送往医院的几个小时后宣告不治离世。

  对于死亡的恐惧,或许早就沁入导演那撑过二战和内战炮火的童年时光里。“1944年的内战和杀戮,我的父亲被判处死刑”,那年父亲斯皮罗被他的堂兄弟—极左“解放希腊人民军”的一员—以在德军占领时期不支持该组织的罪名逮捕并判处死刑;那年,9岁的小西奥和妈妈在田野的尸堆中寻找父亲。幸运的是,他们没有找到父亲,许久过后,穿越了几乎大半个希腊的父亲,在一个雨天归来。再许久过后,在希腊贫瘠北部山区的伤愁之旅成了安哲电影主人公置身的地理背景,而雨天归来的父亲形象,更从1970年第一部剧情长片《重建》的开场,就定义了其影像基调并贯穿塑造着随后的角色性格—茫茫雨雾中沉默不语的旅人。

上一页12下一页

推荐阅读